007真人

007真人

这任007床戏为何不行?因更喜欢恋爱而非性

返回>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6-25 03:21    关注度:

  丹尼尔克雷格版007算是系列中的革新者,他甚至还会为爱禁欲,很多人吐槽007不再是风流倜傥,对泡妞并不在行,经典福利床戏部分也变得生硬,那么,是不是这位老牌特工在这方面真的不行了呢?(文/方聿南)

  丹尼尔克雷格版007算是系列中的革新者,从动作戏到内心戏再到感情戏,风格与以往都有所不同,他甚至还会为爱禁欲,很多人吐槽007不再是风流倜傥,对泡妞并不在行,不喜欢姑娘,更多关注是自己的成长和敌人,经典福利床戏部分也变得生硬起来,很多时候是为了完成任务不得不激情一下下。那么,是不是这位老牌特工在这方面真的不行了呢?

  《幽灵党》里的邦德逐渐成熟起来。此前,被吐槽风流韵事太少,在这一集中确实有所改变,不再像《量子危机》里那样任性的禁欲,只是床戏虽然有了,但看起来却有些突然和生硬。看过《007:幽灵党》的观众,基本上都对这一集的超级大槽点床戏印象深刻。画面里邦德气喘如牛干掉魁梧的反派后,一秒也不迟疑地提出要与邦女郎愉快的来一发,让人欣羡他体力充沛之余,也挺哭笑不得的。这情绪转换比闸刀上电还快,香槟灯光音乐的调情标配样样缺席,一点前戏也不搞,直接从你死我活的肢体搏斗,切换到你侬我侬的肉体纠缠,就像把《廊桥遗梦》跟《美国队长》剪接在一起那么不搭调。性福来得如此突然,不笑场也难。

  当然,我们看得出,编导的本意是好的,致敬经典之心迫切。影迷都知道,同样的桥段在《生死关头》、《海底城》都演过,套路高度一致,都是007拿小智慧搞定了体能上敌不过的对手,然后与邦女郎相拥而卧,将肾上腺素物尽其用。但同样是火车上,人家罗杰摩尔虽然空间、条件有限,最起码还来杯小酒,讲两句调节气氛的俏皮话,哪像克雷格这么效率至上,三下五除二,比进了脱衣舞厅的刑满释放犯还猴急。别说他是名满全球的绅士特工、调情教主,哪怕从大学找个书呆子,都未必做得更差吧。

  按说拍致敬是比较省心省力的,不需要太多创新精神,按部就班重演即可,而且床戏又是007电影每集不缺的惯常特色,萨姆门德斯也不是第一次操刀007了,竟然连致敬都搞得这么牵强突兀,甚至致敬出哄堂大笑,绝对难辞其咎。这么问责起来,也引出了丹尼尔克雷格接任007以来,一直为人诟病的问题这个邦德太不解风情,远没有前五任那么讲情调懂浪漫,跟异性暧昧也好,温存也好,要么是掐着表赶工,要么表现形同木鱼,女方的用户体验极差,纷纷往军情六处投诉,广大观众更是对此颇有微词。

  对于这些疑问,在北京宣传《幽灵党》的丹尼尔接受网易娱乐专访的时候,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007不太喜欢姑娘吗?怎么会!我认为是非常的喜欢!每个人都要追求爱嘛。《007:幽灵党》邦女郎蕾雅赛杜也对网易记者表示,丹尼尔版007有很大不同,特别是在《幽灵党》中,邦德对待女人更多的是爱而不是性。

  指控要讲证据,不妨来回顾一下克雷格叔叔的罗曼史。初出茅庐的《皇家赌场》,与反二号的情妇滚了一分钟地板,脸都没怎么贴上,就给她叫了香槟,自己抽身去机场逮人了,临阵脱炮不说,还让妹子为这次未遂之约搭上了性命。之后公款赌博时对维斯帕坠入爱河,又是心脏停跳,又是拷打蛋蛋,又是凌空七周半,又是辞职来段说走就走的旅行,好不容易把维斯帕骗到了床上,却连段实质性的运动过程都没见着,直接泪着目工作搞定,bitch已完了。

  到了《量子危机》,克雷格叔叔一点也不吸取教训,故技重施跟一个妹子欢好之后就不顾人家死活,任她浑身涂满石油就为了换那一秒钟的诱惑,为艺术的牺牲未免太大。之后邦德全程惦记着给维斯帕复仇,心理欲念压过了生理冲动,跟正牌邦女郎顾不上肌肤之亲,看得人大失所望。

  丹尼尔也曾解释说只是因为邦德已经在上一部电影《皇家赌场》中陷入了爱河,如果要邦德和十个女人都上床的话,那么就会和整个事情都产生矛盾。

  到了50岁生日的《天幕杀机》,邦德更加推崇禁欲主义,只在开场隐居时格调很low地约了一次炮,之后就走火入魔,彻底让性生活滚粗了。不过也没法怪他,该集的两名邦女郎分别是钱潘妮小姐和M女士,007再色胆包天,也坚守着不搞办公室恋情的道德底线,硬是憋着上脑的精虫干完了这一票任务。难怪此片处处基情洋溢,光是被反派抚摸大腿,他的表情就几欲高潮,可见憋的多苦。

  米高梅高层深知不能让不列颠斗士继续过这种欲求不满的苦行僧日子,在《幽灵党》大手笔为他安排了两名邦女郎,并在杀人执照之外,还颁发一张睡人执照。虽然其中一名邦女郎皱纹多了些,好歹是名扬四海的女神,多少人曾爱慕她年轻时的容颜。总体而言,克雷格苦熬多年终于出头,艳福一夜间回到了布鲁斯南时代。可是跪久了站起来颇有难度,大概是邦德同志习惯了用右手自己解决问题,对于艳遇总是一副小处男初做大保健的笨拙不适,节奏感完全失控,导致完成度和观赏性都不尽人意,出现了开头说的那一幕。

  客观来看,上述尴尬也并非全是编导的错,问题可能还是出在格雷格自己身上。这位学生时代有过运动员背景的猛汉子体型健硕匀称,动作灵敏矫健,浑身充满力量感和男人味,雄性气息十足,但从大众审美角度,实在称不上英俊,更难往风流倜傥上靠,让他像罗杰摩尔和布鲁斯南那样坏笑着调情,用一种本少爷看上你了乖乖献身吧的表情把妹子骗上床,也实在有点强人所难。克雷格的007往往不苟言笑,笑起来也带着一抹忍辱负重的沧桑,尤其是经过《皇家赌场》的蛋蛋酷刑,我们更是对他的笑容留下了心照不宣的低俗阴影。看克雷格赤裸着上身、鼓涨着胸肌,跟反派打手肉搏,带劲得很,让人恨不得多来几场;但看他赤裸着上身、鼓涨着其他的什么肌肉,跟邦女郎肉搏,总有种野兽霸凌美女的意味,既不赏心也难悦目。

  床戏是007电影铁打卖点之一,是该系列回馈给全性别全年龄段观众的固定福利,往往色而不淫,既香艳诱人,又不逾尺度底线。肖恩康纳利在《来自俄罗斯的爱情》就上演过艳照门事件,罗杰摩尔在《海底城》为了大英帝国雄起、在《八爪女》的出水,入水,都万分露骨,布鲁斯南的《黑日危机》他们的身体越来越红了更是距离小电影一步之遥。网上还有混剪视频,汇集了历任007种种令人心笙摇曳的场面,足以让青春期男孩看红脸。不过这些福利画面,怎么想都跟一脸严肃的克雷格丝毫不搭,脑补他进入这些场景,感觉每个都是比《幽灵党》的火车床戏更劲爆的笑场炸弹。经过《幽灵党》的惨痛教训,大概影迷也对克雷格的床戏彻底失望了,不过粉丝也不必担心007电影从此少了旖旎魅惑,毕竟他的片约只剩下一部了。

上一篇:007之13八爪女 下一篇:前卫招式速成班 试驾广汽蔚来HYCAN 007

报名参赛